皮兰德娄:《已故的帕斯卡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englig.com/,锡安28分

大抵一个人在其一生中,至少一次产生过逃离的愿望。放弃一切,远远走开,去到一个无人认识无人知晓你的地方,重新开始一切,重新开始一个全新的人生。这和另外一种人生状态有类同之处,即一个人的一生中,他一定至少产生过一次自杀冲动。自杀是结束行为,结束一切,爱与恨,乐与怒,悲与喜。

前者是逃离的冲动,后者是结束的冲动。从精神角度而言,人一生必然面临过这两种诱惑,逃离的诱惑,结束的诱惑。唯有面对过这两种诱惑,并且成功战胜过这两种诱惑的人,才有资格以一个坚强者的形象,屹立于天地之间。

所痛哭者为何?孤独面对逃离与结束的诱惑的悲哀,必须于惨淡现实中站起来,并且独力战胜自我超越现实的悲壮。痛哭不一定都是悲伤,也有只能孤独面对胜利之途时的喜极而泣。人在精神上注定是寂寞的灵魂,既无力完全理解自我,也无力完全理解世界。在无边的暗黑与寂静里,人是孤儿的写照。在人群里流浪,在宇宙中漂泊。人生所以悲壮,盖此故耳。

皮兰德娄的《已故的帕斯卡尔》,完美展现了人的这种悲壮与痛苦。帕斯卡尔完成了两次壮举,第一次是逃离,第二次是隐藏的结束。然后第三次重生,但重生以后又如何呢?需要读者自己体验。

怎么说呢?作为读者,很有可能一边痛恨帕斯卡尔的懦怯与逃离,一边却在内心对帕斯卡尔所谓的“遭遇”艳羡不已。第一次的逃离,第二次的结束,读者难免在内心设想如果是我将怎么选择的问题。

当然,这么设想时就对了。这首先是对作者的肯定。作者成功的使读者将自己置身故事之中,犹豫徘徊,谴责烦恼,仅仅只为帕斯卡尔的选择苦恼。当然,实际上也正是读者自己的苦恼。作者被隐藏了,亦或其实是被遗忘了。

比方钱钟书所言,读者仿佛食客,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鲜美的鸡蛋,但遗忘了生产鸡蛋的母鸡。这是对一个作者的最大褒奖,对一只母鸡的最大肯定。其次是对读者的肯定。作为合格的读者,沉浸于美妙的作品之中既是一种必要的阅读素质,也是作为一个读者的精神品位的体现。读者所以作为合格的读者,乃在于读者对作品中的人物对作者本身感同身受。优秀的读者必然在阅读过程中神秘的参与了作者的创作,并且完善了作品中人物的性格特质。使之变得更加有力,更加感人,更加使读者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小说是对人的物理环境和精神现实的再现,而现实唯一的作用即在于其所具有的不可自拔的感染力。锡安28分

皮兰德娄的精神品味趋于某种程度上的玩世不恭,但他小心翼翼,同时叙述有力,聊得津津有味。玩世不恭是一种奇妙的境界,唯有曾经穿透精神和现实迷雾的人,才有资格玩世不恭。

一个星期后 韩哲 韩哲一遍遍的打着电话,能够听到的只有一串长长的嘟嘟声。温柔的女声提示她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

引子: 夜空,大雪飞舞,锡安28分天地为一白画卷。 黎家大院—— 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前,一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踱步连连,其眉间…

从我的角度,说鬼怪,欢迎你来翠花也疯狂的世界。 鬼怪可以搞笑吗?翠花可以搞事情嘛? 【鬼怪篇】 活捉一只捣乱社会的…

一 自从二胎政策开放后,我身边的全职主妇显不断增长的趋势。然而全职主妇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当。对主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