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尔·拉米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帕斯卡尔·拉米 (Pascal Lamy)先生于2005年9月正式就任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一职。在此之前,拉米先生短期担任“Notre Europe”的主席,这是一个关于欧洲一体化的智囊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englig.com/,锡安28分他还担任了巴黎政治学院副教授,以及欧洲社会党主席波尔·尼鲁普·拉斯穆森的顾问。

帕斯卡尔·拉米 (Pascal Lamy) 1947年出生于法国。他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曾先后就读于包括法国国立行政学院在内的多所知名的政治和经济院校。

1981年至1983年,拉米担任法国前经济和财政部长雅克·德洛尔的顾问,后又担任法国前总理皮埃尔·莫鲁瓦的私人办公室副主任。德洛尔1985年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后,再次将拉米招入麾下。

1985年至1994年,拉米一直担任德洛尔的办公室主任,并代表德洛尔参加西方七国会议。

1999年9月至2004年11月,拉米出任欧盟委员会负责贸易事务的委员。因主张发达国家应消除贸易壁垒、放宽对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拉米赢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称赞。

2007年6月对中国进行访问。2008年1月访华。2008年10月访华。

拉米是个独立特行的人。他具有明显的独立性。他当欧盟贸易委员时,法国政府希望他为法国多办事,但拉米有自己的行为规范。他说,欧盟委员是为欧洲服务的,不是各自国家的代表。

以能支撑高强度的谈判和通宵达旦的工作。对于他的认真与勤奋,德洛尔称赞不已,把他叫做“僧侣—士兵”(moine soldat, 即英文的monk soldier)。僧侣的意思是说他有信念,能苦行。士兵则意味着英勇战斗,一往直前。

拉米是个technocrat,即专家型高级官员。他注重材料的完备,逻辑的合理,综合的得当,以及对于力量对比的精细的分析。这一点,从他的语言也可以得到印证。他的语言是技术专家使用的准确语言,缺少法国大政治家(如戴高乐和密特朗)那种气势与魅力。

拉米一向被认为是个强硬的谈判人。他说自己属于“理智多于情感”类型的人。他具有判断的均衡感,能考虑对方的利益。当然,考虑对方的利益意在更好地捍卫自己的利益。从他对中国产品,特别是纺织品出口欧洲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他是个不被感情左右、注重理性分析的人。2004年底,欧洲人普遍担心纺织品配额的取消将会迎来中国纺织品的“泛滥”,进而造成灾难性后果。有记者问他,中国的纺织品是否将吞噬欧洲的纺织工业?拉米答道:“我们说话可要有分寸啊!诚然,欧洲的一些(传统)企业搬迁了,为此欧洲损失了600万个劳动岗位,但是,与此同时,欧洲在服务行业创造了3600万个工作岗位。这些企业的搬迁有利于环保。我们还必须看到,和美国不同,欧洲的纺织业是世界最强大的。若中国纺织品过分严重地涌入欧洲市场时,我们还可以启动保护条例嘛!”

在当今世界上,南北的对抗,特别在贸易方面,是个严峻的现实。拉米对此既了解,也正视。他主张对于南方的利益宜给予一定的照顾。他曾把自己与其他候选人相比,以标榜自己的优势。他说,从一切标准,锡安28分特别从北南差别这个标准来考察,我处于领先地位。

首先应该指出,他隶属法国社会党。但是,他又是个贸易专家,主张推进经贸交流,主张兼顾各方利益。他在欧盟做贸易委员时,在削减农产品出口补贴问题上,力排众议,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因此,法国的右翼指责他出卖了法国的农业利益,说他“左”。由于他主张推进经贸交流,法国的左翼则把他定位为“自由贸易派”。在西方,自由贸易派的帽子是带在美、英头上的。他的处境真有点不亲、不爱的味道。

在法国,戴高乐派是,社会党是。辩论起来,各执一词,一旦当了政,无论是内政外交,实在看不出有多大区别。若有的话,也是表现在细节和个案上。左右阵营中,又有保守和激进之分。从拉米的言行来看,他是社会党内的中间派,或者说是个有自由色彩的社会党人。社会党内最左端的人反对欧盟“自由化”取向,强调维持社会福利的重要性,也反对全球化的发展。拉米全然不接受此类论点。2004年10月,他在接受法国《快报》采访时说,一些人士对于市场和资本主义进行批判,其中的某些价值我是接受的,但是,这些批判在精神和智力的层面上,并没有可观的创新。在蒲鲁东(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提出了著名的“财产即盗窃”的口号)的批判和博维(法国现时左翼激进派)的批判之间,我看不出思想上的飞跃。

对于世贸的理念,拉米主张增强交易,克服贸易阻力。他在2005年1月26日向世贸组织提出的竞选申请书中指出:“开放贸易,减少障碍,无论在过去,现在和将来,这对于推动(经济)增长和发展都是必不可少的。”这只是他的立场的一面。另一面,他像其他负责的政治家一样,强调贸易的开放应该有序的进行。法国媒体把拉米的立场归纳为致力于“可控的全球化”。 拉米对于世贸组织的效率评价极低,很不客气地认为其运作是“中世纪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